郭德纲怎么没有北大荒的经历啊?与姜昆老师相比输在起跑线上了

作者:看剧情 | 来源:网络 | 阅读:732 | 更新:2021-11-28 08:00:10

前晚,央视三套又重播了去年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姜昆特辑)。我看完湖南卫视的《时光音乐会》之后,实在不知道还看什么好,才胡乱播到这个老掉牙的节目上。

我喜欢郭德纲的相声,但不阻挠自己看姜昆老师的新鲜事。

好家伙,节目前前后后播了57分钟,差3分钟1小时。我尽量抹去脑海中关于德云社与姜主席的三俗斗嘴过往,保持平常心把节目看了个底朝天。嗨,还别说,挺有情怀的,那一辈知青人的经历真的感动到我了。纯净的思想、冲天的干劲、忘我的奉献,搁在今天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好汉

为了拍好这期专辑,相声表演艺术家、世界杰出华人奖获得者、美国哈姆斯顿大学荣誉相声博士、非遗传承人、曲协主席姜昆老师带着弟弟姜仲以及北京的几位老知青朋友热热闹闹地奔赴了佳木斯新华宝泉岭农场(农垦分公司)。临行前,他还专程拜访了广播艺术说唱团的老前辈蔡兴林、赵连甲先生。说到赵连甲各位还记得宋丹丹老师演的小品《懒汉相亲》吧?小品创作者和村长扮演者就是赵连甲老先生。姜昆老师看望二老是因为写书遇到了困难,找他们帮忙。通过叙事,我们知道姜昆老师想把自己的工作经历写成一本既有广播说唱团庞大历史背景又有自身感悟的混搭传记。如此看来,姜老师是到了写传记的岁数了,过了年就72岁了。不过节目中交代,他每天都很忙,明显感觉时间不够用,估计是曲协那边乱事多,兵也不好带,人也不好管,肯定累啊,尤其是反三俗反的不明觉厉,不亦乐乎,可就是不见成效,换做是你,你不累吗?累心啊。

这一大段的摄录,我没大看明白。因为节目的宗旨是让姜昆老师回到能放下心情、放下负担,找回像港湾一样不设防的家,所以起名叫《走在回家的路上》。

姜昆老师认为,自己的青春是在北大荒度过,那里就该是自己心无旁骛的家的所在。于是,镜头跟着他一路高歌杀奔黑龙江省佳木斯的新华农场。在展示这段的时候,又插播了他和妻子、话剧表演艺术家濮存昕、相声表演艺术家周炜、相声表演艺术家戴志诚和姜老师一众徒弟在北京出席一场抖音非遗合作的支持北大荒公益直播带货活动。期间,姜老师表达了想重回北大荒,重回第二故乡的急切愿望。

下飞机、农场领导接机、共出机场,转乘豪华商务汽车,众人先去了佳木斯的“知青广场”。因为这里有姜昆老师的题词。广场坐落在风景秀丽的松花江畔,东西长约260米,面积为12953平方米,以知青文化为主题,内设标志性主题雕塑、浮雕、廊架、广场、景观步道、人行道路、景观灯、花草植物等。摄像大机紧扣主题,框住了姜昆老师的题词“北大荒的历程是我人生画卷中最难忘的一页”,镶金镂刻,接下里就是留影、单人的、集体的。

最重要的旧地重游在火车鸣笛中徐徐拉开。

姜昆老师领着我们走回到了往昔的峥嵘岁月。在新华农场,他见到了老指导员、见到了文宣队的骨干们,席炕而坐,话说当年,转移到食堂,对酒当歌,真是人生几何啊。看到这儿我就想,郭德纲怎么就没早生几年啊,也赶个上山下乡多好。他若是下放到农场,一定也会和姜昆一样,凭借才华先当导演、然后当相声演员,再然后被马季老师看中,调往北京广播艺术说唱团。真要是这样,不就没有了那么多年辛酸的经历了,挖门盗洞地找关系、当三孙子求爷爷告奶奶地想进正规院团。真是人生几何,对酒当歌吧。

姜老师爱写字,这次来佳木斯也是拼了,把压箱底的几幅字“上善若水”“福寿康宁”“天道酬勤”等全带来了,作物礼物送给了往日一起奋斗在北大荒的文宣队老首长和队友们。酒,喝的是农场小烧;,吃的是农家过年菜;歌,唱的是《乌苏里船歌》《我们是真正的朋友》......

带着满满的回忆,带着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的那份荣耀,姜老师以一句金句结束了此片

“当我们走得太远,不要忘了从哪里出发”

我坚持57分钟看完了姜昆的专辑,感慨良多啊。按照当下的级别论,姜老师该是副部级,这在北京不算啥,可出了京城那就是“钦差大臣”的声望。一路上的感觉也是超级自信,大有指点江山的韵味。感谢那个时代,感谢北京知青天生的优越感和出头露面的先机,感谢那个时代的文艺氛围和水准,不然哪有今天的反三俗和非遗荣耀。

就在农场知青们挥舞镰刀锄头,汗流浃背奋战在一望无际农田的时候,姜昆老师则正在队部大房间里指导合唱队队员唱《红灯记》;当姜昆老师坐着火车赶往北京进入广播艺术说唱团报道的时候,刚满三岁的郭德纲,还在院里撒尿和泥那。这就是命,一步赶上步步赶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混成了民间艺人的郭德纲是一辈子没指望当成副部级了,只能听呵,在赚钱中把艺术水准保持住就OK了。至于什么时候也能拍一次《走在回家的路上》,就得看天了,天晴还有希望,若阴下来,呵呵呵,就老老实实拍自己的《德云斗笑社》自嗨吧,成本全是自己的,假如不挣钱,心不痛肉还痛啊。

看完了睡觉吧,但失眠了,眼前都是佳木斯、佳木斯的知青广场,还有那副题词。算了,戴上耳机听听老郭的相声,且听且睡吧。